切換到寬版
  • 981閱讀
  • 0回復

可可西里全球唯一的特邀攝影師,這個姑娘有點酷!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離線梅思特
 
好評度: 0 點
認證: 梅思特

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樓主  發表于: 2018-12-16

可可西里全球唯一的特邀攝影師,這個姑娘有點酷!_顧瑩  
http://www.sohu.com/a/282166149_163334

她是可可西里唯一的
申遺特邀攝影師!


她拍攝了1000 多種鳥類
作品被收錄進世界權威鳥類全書
《世界鳥類手冊》
(HBW:Handbook of the Birds
of the World)


???▲“空中雄獅”食猿雕
她在南極的暴風雪里
堅守了18 天
創造了獨立攝影師在那里
連續拍攝的最長時間紀錄


▲暴風雪中的帝企鵝
她走遍南極、北極、
青藏高原可可西里!
只為拍攝那些地球極端環境下
野生動物的精靈之美
和生存環境之惡!


▲《角落里的生命—生息在地球三極》
這部作品還一舉獲得
2016平遙國際攝影大展最高獎
優秀攝影師評審委員會大獎!
她就是野生動物攝影師—顧瑩!


01

走極地、闖暴風雪、過無人區
嬌小女生上演真實版“荒野獵人”
別看她嬌小柔弱的樣子
為了一張精彩的照片
她常常是“玩命”進行拍攝
為了拍攝高原特有鳥種
“紅胸角雉”等珍禽
她駕駛越野車獨闖西藏兩月有余
并在高原深山中
獨自守候了幾個星期


▲紅胸角雉
為了拍攝珍奇的“天堂鳥”
她不顧巴布亞新幾內亞
混亂的治安環境
毅然前往南太平洋西部的原始森林
那里可是有食人族的哦~



為了拍遍全世界所有的6種火烈鳥
她曾一個人獨闖治安差、
旅行者常遭搶劫的玻利維亞
自己不會西班牙語
當地人不怎么說英語
費盡周折幾乎沒有旅行社敢接機


為了拍攝被科學研究者預估
50年內將滅絕的猛禽
菲律賓的國鳥“食猿雕”
她天不亮就在熱帶雨林中攀爬
到處都是螞蝗和蚊子的林子里
伴隨著間歇性暴雨
拍著拍著聽到了槍聲
原來森林外邊軍隊打起來了


▲顧瑩拍攝同伴身上的螞蝗
一個嬌小柔弱的女生
總去這些深山老林里找虐
真的不怕危險不怕苦嗎?
她卻說:這些都不算什么!
的確,她還有更猛的!
她在南緯78°附近的南極大陸深處
拍攝帝企鵝的時候
正趕上厄爾尼諾現象爆發


連續的暴風雪里
每天自己拖著幾十公斤的器材
往返4英里、拍攝十幾個小時
與帝企鵝朝夕相處、相親相伴
她就這樣在那里堅守了18 天



2014年、2015年
為了拍攝到北極熊
結束冬眠出洞的場景
顧瑩在零下40攝氏度的
北極圈附近
拍攝了近一個月
在茫茫雪原上她終于等到
北極熊帶著幼崽出洞穴的畫面

但拍攝的過程中
突然起了很大的暴風雪

北極熊母子相互依偎著迎面走來
暴風雪的寒冷
仿佛也被它們的溫情化解

2016年她去可可西里拍攝藏羚羊
同時也遭遇了那里的猛獸—棕熊
差點命喪熊口!
那頭棕熊離她只有8 米遠的距離
因為太想拍熊頭部的特寫
于是顧瑩犯了致命性錯誤
進入了它的覓食地
生氣的熊向她發動了攻擊

慶幸的是千鈞一發之際
地上有根鐵絲攔住了熊
它一個急剎車
地上的土都飛起來了
這頭棕熊惱怒地拍打
地面上全程錄制的機器
顧瑩趁機飛速逃離
這才撿了條命……

▲青藏高原棕熊
就是因為拍照的較真和拼命
她被人戲稱為“荒野女獵人”
這個稱號算是名副其實了!

02

“女鳥人”轉型玩攝影
沒想到畫風既“美”又“狂野”!
爬雨林、闖西藏、走三極
暴風雪里還堅持拍攝!
顧瑩為了攝影吃盡了苦頭!
但讓人驚訝的是
她最初并不是從事攝影行業
拍攝野生動物只是半路出家!
她笑稱自己原本是做“女鳥人”的!

顧瑩從小的夢想是上天開飛機
但這個夢想在種種條件限制下夭折
她卻意外找到另一種
飛向天空的方式—滑翔傘!

▲顧瑩是唯一一位駕馭滑翔傘兩次降落明思克航母上的飛行員
她愛這種借著氣流
上升到藍天白云間的感覺
并且在這個項目中屢獲大獎?

她竟然先后4次獲得
全國滑翔傘女子冠軍
還是第一位創造中國女子滑翔傘
點對點直線越野百公里紀錄者!

▲ 顧瑩在進行滑翔傘極限運動
但不幸的是
就在她自己飛翔的夢想
終于實現的時候
老天卻在她備戰世界杯時
跟她開了一場玩笑
?

2009年在備戰世界杯
集訓的最后一天
顧瑩在杭州永安山
滑翔傘基地失速墜落
腰椎第二節骨折
差點癱瘓
她在當地醫院度過三個月
一直臥床不能動
體重還暴增十幾斤
出院后醫生告訴她
最好暫停滑翔傘運動一至兩年
以免留下后遺癥

?
就這樣
曾經風風火火在天上飛的顧瑩
只能開始了“陸地生活”
但正如上帝給你關上了一扇門
一定會給你打開一扇窗
沒想到這次意外受傷
卻是顧瑩全新人生的開始!
閑暇之余熱愛大自然的她
在無意中接觸到了攝影
從在深圳濕地拍攝到黑臉琵鷺
她從此走上了“拍鳥”的不歸路
唯一會飛越喜馬拉雅山脈的鶴


▲蓑羽鶴一家
顧瑩很快沉迷其中!
最開始的時候
顧瑩也和很多攝影愛好者一樣
在一些成熟的拍攝地點
拍拍鳥類唯美的樣子
正在覓食的火烈鳥


但她對此并不滿足
為了拍攝更多更珍稀的鳥類
她開始玩命地游走在世界各地
5年時間顧瑩的足跡遍布七大洲四大洋
她跑遍了高原、荒野、原始森林
一只和攝影師互相凝視的雪鴞


頻繁往返世界各地的時候
她的拍攝范圍也漸漸地
從只拍鳥類擴展到
拍攝更多的野生動物
她的照片也不再
只記錄那些唯美的瞬間
而是開始更多地記錄
野生動物們最真實的生存狀態
一只眼睛患了白內障的滇金絲猴


多年來
她努力用手中的相機
呈現出地球上
每一個生靈生生不息的狀態!
03

靠“偷窺”完成拍攝
條件最艱苦的不是南極北極
而是可可西里!
珍稀的野生動物
大都是十分敏感的
稍有風吹草動它們就會落荒而逃
或者沖過來“捕獵”
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
也為了不打擾到動物們的正常生活
顧瑩說自己在野外的拍攝
常常是通過“偷窺”完成的
全部武裝隱藏拍攝的顧瑩


這樣的拍攝條件
可謂是十分艱苦了!
但沒想到論起最艱苦的地方
顧瑩卻說:
南極北極都是“玩”
最難的在可可西里!
青海可可西里位于
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西部
這里擁有很多野牦牛、藏羚羊
野驢、白唇鹿、棕熊
等青藏高原上特有的野生動物

▲藏野驢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0d857404ba7d4b3ba75dbd42a09aad7b.jpeg[/img]
▲獵隼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59c59c26acf34412a616a34155f3e09f.jpeg[/img]
▲猞猁
這里是所有野生動物攝影師
最向往的地方之一!
但受惡劣環境和禁區管理的限制
能在可可西里常年堅持拍下去
拍出高質量作品的人非常少!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e1b5b5303fc3492db49d1f98d20328df.jpeg[/img]
▲可可西里無人區
高原反應是一道特別難的坎
高寒、高海拔的
可可西里無人區植被太少
含氧量要比同海拔的其他地區更低
尤其在冬天!
顧瑩第一年去的時候
高原反應也很嚴重
到格爾木兩千七百多米的時候
白天困得不行
晚上又頭疼睡不著
進了可可西里海拔五千米左右后
盡管吃了很多抗高反的藥
但還是一直嘔吐
堅持到第四天才好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200d28edd07844799ea28e1d4f0dbef1.jpeg[/img]
現在她的高原反應幾乎不存在了
因為去了太多次了!
為了完成《地球三極》的題材
2016年顧瑩第一次到可可西里
卻在這里一呆就是三年!
三年里幾乎一半的時間
都在無人區拍攝!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1f001bf51cac490e8c80d2be6b92ea1d.jpeg[/img]
▲顧瑩在可可西里無人區腹地
在可可西里的三年里
她拍攝了大量的當地野生動物
但她最主要拍的
還是這里最具代表性的動物藏羚羊!
?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ffd9c2e950c94873845b02183f3801eb.gif[/img]
▲夕陽下,藏羚羊自由自在奔跑的身影
藏羚羊在每年六月份
開始趕到卓乃湖無人區腹地產仔
然后再領著小羊回遷到棲息地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a04db5da6cd742bdb8508b1321ed0fe9.jpeg[/img]
▲成千上萬只藏羚羊大遷徙前在山谷集結
在長達一個月的大規模遷徙中
生老病死都很常見
只要是顧瑩能看到它的地方
能見到的行為
她全拍了下來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20a55d00aa734599b4beb2040eba6383.jpeg[/img]
▲打斗中折斷一只角的藏羚羊
但在無人區腹地
拍攝藏羚羊難度極高!
因為這里的藏羚羊對人類十分懼怕
有點風吹草動離著老遠就跑掉了
顧瑩花了很長的時間
了解它們的習性
試著讓藏羚羊靠近自己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0302a0a656254a46b72b9a7c54eb68da.gif[/img]
為了捕捉藏羚羊最真實的狀態
她會提前到藏羚羊活動區
搭一個帳篷并進行巧妙偽裝
安好攝影器材
早上5 點30分進帳篷
晚上21點出帳篷
隨行物品就是一個
可用來“方便”的小桶
以及沒有任何味道的食物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0b97feedff294b09993b3f782768dc0d.jpeg[/img]
▲航拍下的藏羚羊
就這樣一天、兩天
有時甚至一個月
顧瑩周而復始地吃著八寶粥
一天一罐
為了減少上廁所的次數
甚至不敢喝水
個中滋味可想而知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a6d3108a04d448a9b5df147d9c84b44c.jpeg[/img]
▲可可西里無人區腹地帳蓬內等候藏羚羊自拍
好在功夫不負苦心人
顧瑩的“不打擾”
讓藏羚羊慢慢接受了她
它們在她的鏡頭下很安逸
完全自由自在的樣子
就像她不存在一樣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29c4ac1e0c374fcc83c077690ac01f52.jpeg[/img]
▲雌性藏羚羊產仔
于是顧瑩總是能夠
拍攝到大量的第一現場照片
很多畫面可遇而不可求
連保護站的工作人員都說
在這里幾十年也沒見過
更沒有第二個人拍到過了
一只狼叼著雄性藏羚羊頭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99a33fb8bbfc457a9521a2cf2e07f122.jpeg[/img]
她的作品和工作狀態
很快得到了可可西里管理局的認可
進入保護區拍攝的第一年
她就得到了唯一的
申遺特約攝影師的身份!
她說:
“沒有可可西里
國家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的大力支持,
我不可能拍好這些”
同時她把作品無償提供給管理局
大量用于可可西里的申遺紀錄片中
2017年7月7日可可西里
獲準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成為中國第51處世界遺產
顧瑩也很欣慰自己能為申遺出一份力!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6c3123a3253e4a75b07f2d2c50d093ff.jpeg[/img]
▲打斗中的雄性藏羚羊
大量的珍貴、震撼的場景
被顧瑩記錄下來
而如今顧瑩正在努力整理
這三年來在可可西里拍攝的所有精彩素材
希望制作成一部
反映可可西里自然生態的影片
敬請期待!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c22bda7814754b9da9ff4061a424c796.gif[/img]
04

野生動物都是“傻傻的”、“很純真”
但是......
“在野外的大部分時間里
我都是一個人跟野生動物待在一起
融入自然的感覺讓我很著迷
野生動物很簡單
它求偶時也能打個你死我活
也有傷害和流血
可一看就知道它們沒有壞心思
傻傻的、很純真”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87827392362c40c2b5198f5f885ed68a.jpeg[/img]
▲青藏高原棕熊三口溫馨的畫面
顧瑩十分喜愛這些野生動物
可多年來的野外親身經歷
不僅讓她見到動物美好的一面
也讓她見到動物們正在經歷的磨難!
自然界并不是只有美好
這里的生存法則殘酷血腥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24c4db5cf32f4eea97fe333323004c2d.jpeg[/img]
暴風雪中
帝企鵝幼雛在臨死前
舉起翅膀做最后的掙扎
該照片拍攝兩分鐘后
幼雛死了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0b0618448db3416f80bb24f88f11507e.gif[/img]
每一場風暴過后
雪原上都會留下很多
帝企鵝幼雛的尸體
帝企鵝的幼仔僅有20%-30%的存活率
與我們常見的美麗溫馨的帝企鵝影像比較
這才是它們真實的生存境況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0504904e26614d9abfc082dc407a4b94.jpeg[/img]
惡劣的氣候環境
弱肉強食的生存條件
還有阻擋不了的疾病
隨時都會要了這些動物的命!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0c1cc7ba595d4b4a9b6600db4e35435a.jpeg[/img]
▲無人區腹地藏野驢的尸體
死亡的陰影籠罩著這些動物
但死亡卻不全是自然災難的結果!
更多的還是人類賦予它們的!
布滿高壓輸電設備的藏羚羊棲息地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8812c07e358847668b16232718e1927f.jpeg[/img]
顧瑩在青藏鐵路守候了三年
拍到了這個藏羚羊遷徙的奇觀:
“火車從橋上過,羊群在橋下跑”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8ef6d4a5e3c54f2fbc795feaf96d1985.gif[/img]
▲2017年,藏羚羊穿越沒有火車通過的鐵路(火車和藏羚羊同時通過的畫面,正在用于制作一部反映可可西里自然生態的影片,暫時不予公開,敬請期待)
每年藏羚羊遷徙時
通過青藏公路和青藏鐵路
對它們來說是一個大的難題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c6b69e45cef34849954a7103d2da4462.gif[/img]
每到遷徙的時候
可可西里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
工作人員都要每天攔截過往車輛
為了讓它們順利通過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793c8f0e68864a0eb53375d3acf17298.gif[/img]
但藏羚羊被撞死、撞傷
依然時有發生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55b9121018ba429a9575d9a3abe18cdc.gif[/img]
藏羚羊還難以逃脫被盜獵的命運
上個世紀90年代為獲取藏羚羊絨
藏羚遭到盜獵者大規模獵殺
百萬只的種群數量驟減到僅剩下七萬多只
藏羚被殺后剝完皮被丟棄在這里
如今二十年過去了
這里只剩下累累白骨
成為控訴當年盜獵者的罪證?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f513e918e0b8487ab0a18621b3398ed7.jpeg[/img]
環境污染越來越嚴重
大量野生動物棲息地被侵占
盜獵者屢禁不止
很多野生動物還被送進
各種動物園、海洋館!
人類對野生動物的迫害與日俱增
沙丘鶴
面臨的最大威脅是棲息地的破壞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6154063cf80448978c0722cd4ebea96e.jpeg[/img]
最讓顧瑩不能忍的
還有攝影師圈里對動物的迫害
比如一些人會通過非法途徑
把世界各地的鳥類搞來
放在大棚里面
做一個很漂亮的背景
放一些樹枝和花
然后在上面放一些食物
這種以誘食、囚禁
為前提的“棚拍”
照片表面上看很美
但實際上傷害了動物
對于這種
違背拍攝動物初衷的做法
顧瑩是堅決反對的!
05

“動物不是人類的玩物”
親身接觸過那些遙遠的生命
見證過身邊的動物從鮮活到死亡
這讓顧瑩一步步
從一個野生動物攝影師
變成一個野生動物保護者
心懷著對動物的喜愛、尊重、保護
她每每能拍出很多
直觀反應動物生存的照片
呼吁大家保護它們、愛護它們
在青藏公路上被車撞傷的
藏羚羊奄奄一息
它的眼睛里還映著顧瑩的影子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a2374072da6e4ee8aecce3fee9236ec1.jpeg[/img]
2017年顧瑩憑借
暴風雪中北極熊的照片
拿下世界最佳自然攝影大賽
(Windland Smith Rice)
年度大獎!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32844dc2a3a74c969b3d5f08187a9647.jpeg[/img]
但顧瑩更高興的是
?頒獎后作品在華盛頓的
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里展覽一年!
她開心地說:
“那里非常有名,觀眾流量特別大
全世界的人都會去
通過這樣的途徑
保護動物的理念
可以得到更廣泛的傳播”
在拍攝野生動物的行程間隙
顧瑩還在全國各地開展很多
關于野生動物保護的講座
尤其是面向兒童群體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dcc2724edc094d3a8b668776888d70f5.jpeg[/img]
▲顧瑩野生動物攝影講座
2018“紅樹之夜”
藝術品公益拍賣專場上
顧瑩的攝影作品《帝企鵝系列三》
拍得人民幣20萬元
所有拍賣善款全部
用于紅樹林濕地保護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15d8d38c963340279e5f78eb12583dab.jpeg[/img]
為了保護野生動物
顧瑩小小的身軀里
迸發出巨大的力量
雖然我們大多數人
不能像顧瑩那樣跑到世界各地
在野外第一線保護野生動物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2114107ec5d849079caa16e7516257c5.gif[/img]
▲青藏公路附近,可可西里保護區的工作人員正在救助被過路汽車撞傷的藏羚羊 顧瑩/攝
但其實在我們日常的生活中
只要我們能夠和它們保持距離
不去刻意、過度“干擾”它們
對這些動物來說也是一種保護!
除此之外,
我們還需要時刻牢記:
動物不是人類的玩物!
人們需要認識到每一個物種
都有存在的意義!
它們不是為了取悅人類而活!
獨家奉上小藏狐的“野性”暴擊
“哈嘍,人類,不要愛上我”

[img]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81216/eee2dbd2732640fc96c3ac36159e02ee.gif[/img]
關愛生命,反對虐殺
快速回復
限200 字節
如果您提交過一次失敗了,可以用”恢復數據”來恢復帖子內容
 
上一個 下一個